狂追刘德华的杨丽娟嫁人了吗?杨丽娟变漂亮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干嘛

2017-03-29 15:00:04
还记得当年有位秘恋刘德华到极致的名叫杨丽娟的女子吗?而十年前,就因为她对刘德华近乎变态的追星,杨丽娟的父亲经历了卖房、欠外债甚至差点卖肾,最终在无奈的状况下选择在香港投海自尽。而如今十年过去了,杨丽娟现在在干嘛?是否已经嫁为人妇?随着小编一起来了解狂追刘德华的杨丽娟嫁人了吗以及杨丽娟变漂亮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干嘛?

很多人应该记得杨丽娟和她的父亲杨勤冀。10年前的3月26日,因为女儿杨丽娟没能单独见上刘德华,杨勤冀在香港投海自尽。此前为了助女追星,这位父亲卖房、举债,甚至企图卖肾。

这场悲剧为杨丽娟打下一个几乎不可能磨灭的烙印——她成了那个为了追星,害死父亲的人。

时隔多年,每每诞生新的狂热粉丝,杨丽娟这个名字总会出现,被人拿出来比较一番。她曾经上过两回电视,以脱胎换骨的励志姿态劝解人们,要理智追星。但在网络舆论中,她依然摆脱不了疯狂、偏执的标签。

杨丽娟的人物形象一直模糊,她的精神世界始终是谜。直到我见到杨丽娟,在几十个小时里,我看到了一个更真实的她:有善良、纠结,有热忱、胆怯,也有醒悟和执拗。

可以肯定的是,这十年绝非易事。她和母亲搬了许多次家,也曾捱过“一天崩溃数次”的日子。所幸,她没有放弃找回生活的能力和尊严。

教会是她获取精神抚慰的途径之一。现在的她能够拥有口中所说的“喜乐”,也能笑——我曾看过她在教会活动时被拍下的一些照片,照片里的她咧嘴而笑,与身边人互动得自然、活泼。

我们记录杨丽娟当下的片刻,是想关注生命个体在经历混沌和意外之后,如何救赎自我,以及仍然面临哪些困境。

狂追刘德华的杨丽娟嫁人了吗?杨丽娟变漂亮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干嘛

在兰州的一处基督教堂,我找到了杨丽娟。

她现在是教堂唱诗班的一员,因为每次训练总是准时认真,她被指派担任女声低音部部长。

大约几年前,她经人介绍到唱诗班。教堂的负责人很照顾她,不仅耐心教她识谱,还为她在教堂安排了一间宿舍,每月为她提供300元补贴。

见到她的那天,唱诗班正在排练,宽阔的教室里陈列两架钢琴,几十个成员分三排列坐,杨丽娟坐在第一排中间。尽管已是中年,她皮肤依旧白皙,看上去还像个少女。她比从前瘦一些,眼神更灵动——我在过去所有视频中看到的她,眼神总是有些许迷离,不会与身旁的人有过多的眼神交流,仿佛蒙住了一层纱,纱的背后是她自己的世界。

她有时低头认真地读谱,有时又会抬头对站在最前面指挥的班长微笑。

班长是个看上去50岁出头的女人,待人亲切。唱诗班的氛围温馨,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微笑。唱诗班的成员都知道杨丽娟的过往,但从不过问。他们常常以自身经历劝解他人,但杨丽娟从不这么做,父亲与她的追星往事,是她的世界中不可触碰的隐秘地带。

在杨丽娟的少女时代,某一天她早晨醒来,对父亲描述自己做了一个梦:墙壁上有张画,画像上的人头两边写着“你特别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父亲听后表示,他也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梦。据杨丽娟的说法,后来经同学介绍,她才知自己一直以来“梦到”的人,就是刘德华。

从这个梦出发,杨家人开始了漫长的追星之路。他们执著地相信:杨丽娟与刘德华一定有着某种缘分,只要刘德华见到杨丽娟,某种感应必将发生,杨家的命运会就此改变。

2007年3月26日凌晨,兰州男人杨勤冀因女儿杨丽娟未能单独与刘德华见面,留下早已准备好的7页遗书,跳海自尽。此后,杨丽娟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再次出现时,她登上一档电视节目,声泪俱下地表示“对当年的事很后悔”。

伴奏师将钢琴盖合上,人群四散开来。3小时的排练结束,杨丽娟与身边人说笑着道别,提起包正要走,我向她走过去说明来意,她报我以笑容,但迅速将我带离教堂。

“不断有记者找我,最近就有好几个,但我已经决定,不会再接受任何采访了。”她的话语填满礼貌用词,眼神坚定,时刻不忘“感谢上帝”。

她谢绝了我的跟随,跳上一辆公交车。

狂追刘德华的杨丽娟嫁人了吗?杨丽娟变漂亮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干嘛

再次在教堂见到我时,她有些惊喜,自从信教,她提醒自己友善地对待身边所有人。对于我对她的关注,她表示感激。

礼拜结束后,她默许了我的跟随。这几日,她正忙着找工作。

几天前,雇佣她的厂家临时通知她,销量上不去,不再需要导购了。她被辞退了。

她苦撑了几日,终于在之后的一个下午爆发出泪水,“说辞就辞了,一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我。我好歹也干了大半年”。

在兰州一家大型超市门口,杨丽娟拉我停住脚步,请求我和她一起祷告。她一天要祷告多次,深信所有的顺境皆是上帝所赐,她必须虔诚、忠心。她在祷告中自称“孩子”:

“前几天,厂家突然通知孩子,因为销量上不去,他们就裁撤了导购员的职位,虽然孩子很努力认真工作,他们也都知道,但还是没办法……”

3年前,杨丽娟开始在一些商场、超市做导购员,但不稳定,每隔几个月就得换一个东家。理由多种多样——短期促销项目结束了,员工已经饱和了,销量上不去,岗位被裁撤了,等等。

半年前,她来到这家大型超市,为某品牌的厂家推销牙膏。工作乏善可陈,不过周遭的促销员大姐为人友善、热情,让她感到轻松。进出商场,杨丽娟热情地与每一个人打招呼,她并不认识他们,但脸上仍挂着笑容,问声“你好”。

这回,她想要一份“稳定点”的工作,但要求也颇多:要离教堂近,教堂的工作是第一位的,每周3天,会准时出现在唱诗班的排练室,结束后赶去上班,有时去晚了,她便不吃午餐,以弥补迟到的工作时间;不能太辛苦,超市的店员倒是稳定,但负责上货太累,杨丽娟捏了捏自己的胳膊,“我这么瘦小,肯定吃不消” ;基本工资不能太低,要确保销量。

她清楚自己的要求,但并不清楚如何实现它们。起初,她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商场到处找人打听,哪里需要招人,却又怕自己找错了人。

在商场的人事部,职员递给她一份表格,每填一栏,她都得停下思考许久。她不知道学历一栏该填什么,“初中辍学”,觉得这学历太丢人,最好不填。她也不知道工作经历该怎么填,说不上过去一些工作受雇于哪家公司。她不明白“政治面貌”是什么意思,也不懂“紧急联系人”应该填谁。

填罢,职员让她回去等消息。下楼后,她便开始自言自语,“我们是不是不该来这里?会不会不太好?我要告诉别人我来过人事部吗?”

狂追刘德华的杨丽娟嫁人了吗?杨丽娟变漂亮了现在怎么样了在干嘛


热点推荐

168看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