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2017-07-11 09:24:47
提起替亡夫追凶17年的农妇李桂英,可能很少没有河南人不知道的,而近日该案终于有了后续进展,而最后两名案犯齐海营和齐扩军虽然于2015年底就被抓获归案,但案件一直没宣判,而7月14日(周五)上午8点30分在项城法院开庭审理齐好记、齐扩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随着小编一起来梳理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以及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7月10日晚间,新京报记者从李桂英代理律师付建处获悉,备受关注的河南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案今天传来新进展,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在7月14日开庭审理齐好记、齐扩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1998年1月30日晚20时,齐扩军同齐金山(后改名“韩宝成”)、齐学山、齐宝山、齐海营(后改名“齐好记”)5人在河南周口项城市南顿镇殴打村民齐元德、李桂英夫妇,致齐元德重伤抢救无效死亡,李桂英受轻伤,5人相继逃到外地藏匿,后被河南项城警方网上追逃。

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2015年11月23日,新京报刊发深度报道,农妇李桂英17年来寻遍十余个省,追踪打死丈夫的5名嫌疑人,引起社会极大反响。

2000年,齐保山、齐学山,被项城人民法院分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5年,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齐金山死刑,后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5年7月,判处齐金山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而后两名逃犯齐海营(齐好记)、齐扩军分别于2015年11月、12月在北京和新疆被抓获,至今尚未宣判。

今日晚间,李桂英代理律师付建告诉记者,今天白天,河南省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庭前会议,主要就齐扩军、齐好记开庭的程序问题、非法证据排除问题、合议庭组成、是否申请回避等经过讨论确定,并确定于7月14日(周五)上午8点30分在项城法院开庭审理齐好记、齐扩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

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凶案概述

一九九八年元月30日,农历大年初三,黄昏。河南省项城市南顿镇齐坡村还沉浸在新春的气氛中,稀稀拉拉从村子不同角落传来爆竹声。
李桂英从姐姐家走亲戚回来,看到门口有邻居聊得正欢,就过去搭话茬。
李桂英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丈夫齐元德是一名民办教师,家里还开着一个机床做铆钉。村民们记得,在村里,李桂英家是最早盖楼房的,最早买拖拉机的。
在齐坡村的村民看来,李桂英也很“争气”,为齐元德生了五个孩子,其中三个都是男孩。齐元德家三代单传,在农村人看来,人丁是最宝贵的财富,李桂英改变了齐家的局面。
“那时候,齐元德家在齐坡村是数一数二的。”齐坡一位村民说。
令乡亲们艳羡的生活在那天黄昏戛然而止。警方查明,当时路过的齐学山怀疑李桂英正和别人说自己的坏话,就拿砖头砸李桂英,随后,齐学山的哥哥齐金山、弟弟齐保山与齐海营、齐阔军一起提着匕首、杀猪刀围打李桂英,李桂英的丈夫齐元德听到妻子被打,就随手拿了一把镰刀出来救妻子。
打斗中,齐元德被齐金山刺中,又被齐海营用铁锹朝脖颈猛击了两下。李桂英腿上、腹部中了三刀。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学山供述,因为几人都超生,他们怀疑齐元德、李桂英夫妻举报他们超生问题而起意报复二人。
当年南顿镇主抓计划生育工作的副镇长张天礼提供的一份证明显示,“齐元德、李桂英夫妇并没有举报过齐坡任何人的计划生育工作问题。”
根据后来被抓获的齐保山、齐学山的供述,几人坚持认为齐元德夫妇举报了他们,并在事发前进行了商议,决定对齐元德夫妇进行报复。
正因为之前的“商议”,被周口市人民法院认定为“预谋”,是故意杀人。
据齐坡村一个村民说,“矛盾不仅仅是因为计划生育,齐元德家和他们五个人在一片宅基地上也有纠纷,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时间久了,就结成仇家了。”
项城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张亚飞告诉新京报记者:“接到齐坡村村民报案后,项城市公安局即立案侦查,但当晚没有抓到人。”

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你去找线索”
“当时,我不懂,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杀人犯一跑,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原来自己要找线索啊。”
李桂英回忆,她当时躺在医院半个月都虚弱得无法说话。当意识稍微清醒的时候,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当时,李桂英住在三楼,亲戚告诉她,齐元德住五楼,康复得很快,已经脱离了危险。
一个月后,李桂英出院。出来迎接李桂英的是她的婆婆。婆婆没忍住,看到李桂英就嚎啕大哭。李桂英说,看到婆婆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千只蜜蜂在脑子里飞,脚底踩了棉花一样。”
实情是,1998年元月30号事发当晚,齐元德因为失血过多,送往医院途中就去世了。
亲戚们和李桂英商量,把五个孩子分给几个姐妹抚养,让她趁着年轻改嫁。
李桂英说,看着高高低低这五个孩子,就想起了丈夫,她当时跟亲戚们说:“好好一个人,像被老鹰叼走了一样,这五个孩子,不能再到别人家里,我要为他报仇,抓到五个仇人;还要为他报恩,把五个孩子养大。”
回家安顿好,李桂英独自一人到项城市公安局,询问对五个嫌疑人的抓捕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我们很重视,已经对这5人立案追逃。但人跑了,如大海捞针,你有线索吗,你有线索我们就去抓。”
“当时,我不懂,我以为抓杀人犯像电视上一样,杀人犯一跑,警察开着警车呜呜呜就去追了,原来自己要找线索啊。”
回到家里,李桂英带着五个孩子挨个拜访亲友,站在亲戚朋友的门槛上,她大声说:“我家男人死了,但我还在,我的几个孩子还在,你们帮我找线索,抓到那五个人,以后我五个孩子有出息了,挨个回来给你们谢恩。”
最初,李桂英打听到,逃跑的五个嫌疑人可能在新疆,她让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两个姐姐、姐夫专门去新疆打工,帮着寻找线索。李桂英又在村里打听有哪些村民在外打工,也“发展”成自己的线人。
李桂英就这样布起一张网络,四处打工的亲戚、村民,成为她的眼线,南到海南,北到北京、西到新疆伊犁,东到山东青岛。

农妇李桂英追凶17年后续嫌疑人最终审判结果,李桂英丈夫死的好冤

热点推荐

168看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