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用铁棒殴打子女的陶华丽有精神病吗?陶华丽两个子女伤势近况

2017-05-25 09:06:02
近日,唐山的邯郸籍女子陶华丽持铁棒将自己的一对子女打成重伤的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而随后陶华丽已经被送到了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进行精神鉴定,难道陶华丽真的有精神病吗?而被她殴打的一对子女伤势近况恢复得如何了呢?随着小编一起来了解唐山用铁棒殴打子女的陶华丽有精神病吗以及陶华丽两个子女伤势近况。

“咣当”——铁门拉开,一名护士按住陶华丽的左臂,将她往病区里推。陶华丽穿着一身粉红色病号服,哭着回头看着父亲陶得民,黑色的短发遮住有些发肿的眼睛,因干燥而起皮的嘴唇,重复着几个单词:“孩子,回家,孩子”。

这是今天,发生在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探视室门口的一幕。就在11天前早上7点半,家住唐山市丰南区铁匠庄的陶华丽,持铁棍殴打家中的一子一女,导致两人重伤。其中,未满一周岁的儿子小翔(化名),截至目前尚未苏醒;7岁的女儿李佳佳(化名),事发后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这个被母亲打得几乎精神恍惚的女孩,目前已伴有失忆现象出现。

经家属同意,陶华丽被送至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等待精神鉴定。今天,重案组37号探员到达现场,听听有关(唐山一女子铁棒殴打子女致重伤,不满周岁儿子昏迷11天丨重案)的种种讲述……

唐山用铁棒殴打子女的陶华丽有精神病吗?陶华丽两个子女伤势近况

▲提到孩子,首度面对媒体的陶华丽情绪几乎崩溃。

最新进展:打孩子母亲待精神病鉴定

陶华丽坐在唐山市第五人民医院病房,事发至今,已经是她第二次入院。

第一次是5月13日。当天上午7点,居住在河北唐山的邯郸籍女子陶华丽,因为“琐事”突然发怒,并持铁棒击打家中的一子一女,致两人重伤。(唐山一女子铁棒殴打子女致重伤,不满周岁儿子昏迷11天丨重案)事发后,她被当地警方送入,但并没有被采取强制措施。一天之后的14日下午,在家属同意后,陶华丽被接回家中。

唐山市公安局丰南分局负责此案的一名民警将之解释为,陶华丽此前并未进行过精神鉴定,而警方需要等待伤者的伤情鉴定出来后,才能够以此立案,所以没有对其进行强制治疗,但一直派人“看管”。陶得民也证实,事发后,家中有两名警察执勤。

据陶华丽家人介绍,回到家后的陶华丽,一度表现出清醒。她“哭了一整天”,反复自问“我咋把孩子打成这样”,并且提出要去“找孩子”。到了16日中午,陶华丽再次暴躁起来,按住母亲刘翠花,将兜里的四元钱纸币掏出撕碎,并且质问母亲“你不陪我找孩子,你要钱干啥”,并准备再次对母亲动手。

当天,陶华丽被第二次送入精神病院内。

24日下午,探员见到了陶华丽。留着短发的她身材瘦削,脸色有些暗,眼睛肿着。一见到探员,她情绪激动,开始止不住地抽泣。陶华丽说,13日当天上午,自己突然“脑袋胀胀的,就是想打人”,“见谁都想打”。但是,她否认曾经受到过刺激,不断地说自己“想孩子”“想家”。

陶华丽说,自己整夜睡不着,“天天想孩子”,并且觉得“对不起孩子”。她憧憬着,出院后,想给孩子买衣服,“买十块钱鸡蛋补身体”。

“我们家里没钱,孩子喜欢吃鸡蛋,先买十块钱的,以后再买,大的小的(孩子)都买。”陶华丽说。

重案组从医院方面了解到,由于候诊人多,等候鉴定需要排队,目前尚未确定陶华丽的鉴定日期。

只念到初一的陶华丽可能还不了解,无论精神鉴定结果如何,她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见不到两个孩子。

陶华丽母亲讲述:“力气大得出奇”

“大概这么长“,刘翠花伸出双手,固定出约40厘米长的距离,“铁的棍子,头有一点弯,实心的”。

刘翠花是陶华丽的母亲,事发当天,她正在同一个院内,距离陶华丽约30米的出租屋内,听到孩子的哭声后,刘翠花走到了院子里。

刘翠花记得,当时陶华丽拎着棍子,迎面走来。“眼睛睁得很大,嘴巴也张着,发出’啊啊哦哦’的声音。“刘翠花回忆起这一幕说,自己“第一次怕女儿“。她从后面抱住陶华丽,却发现,体重不到90斤的女儿,此时力气大得出奇,奋力挥着铁棍。其中的一棍,打在了刘翠花胳膊上,“一下子肿了起来”,刘翠花撸起袖子。

在打伤了一名邻居,砸坏一辆北京现代的玻璃后,陶华丽被赶来的民警控制住。她的四肢,被四个人架起,抬进救护车时,脚还在乱蹬。

里屋的床上,7岁的李佳佳和不满周岁的小翔满身是血,被刘翠花和陶得民两口子,抱上救护车。

多名现场目击者证实,整个过程中,陶华丽除了喊叫外,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在家人的记忆中,陶华丽很少跟父亲说话。早在1990年,老家安徽阜阳的陶得民便远赴新疆打工,做了10年零工。回到家乡没几年,2006年,陶得民在老乡介绍下,来到唐山,以收废品为生,很少回家。

陶华丽的青春期,是在父亲的缺位中度过的。初中一年级,她便执意辍学,进入杭州一家羊毛衫厂,成为纺织工人,一做10年。她没有对象,家人介绍了几十个,陶华丽一个都没有看上,直到2014年,她30岁那年,认识了跟父亲同在唐山的邯郸人刘兵兴,两人于当年在邯郸结婚。婚后,陶华丽随着丈夫来到唐山,住进了父母租住的废品收购站内。

唐山用铁棒殴打子女的陶华丽有精神病吗?陶华丽两个子女伤势近况

▲陶华丽一家所住的出租屋内,事发的血迹还在。

重案回访

出租房内血迹犹在

事发地点是位于唐山市丰南区铁匠庄的一处废品收购站。几处大型住宅小区之间的一处,至今没有通水泥路的空地上,歪歪扭扭地建有几排砖房,彼此勾连,围成一间院子。屋子里,院子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城市垃圾,其中有不少金属制品,包括铁棍。

陶华丽一大家子,全部住在这里,院子一年的租金,是2000元。

院子南侧的两间平房,是陶华丽和丈夫刘兵兴的住处。外屋当储藏室兼厨房,内屋做卧室。桌子上,锅碗还没来得及洗刷,一只不锈钢饭盆里,横卧着半块方便面和半截火腿肠。事发12天后,孩子生活的痕迹,在这间不足30平方米的出租屋依然随处可见——

比如黑色电动车上驾着的红色儿童座椅,比如半罐奶粉,随地散放着的玩具,它们属于弟弟小翔(化名);桌子上,一袋还没来得及拆封,用来练字的横格本,它属于今年读一年级的姐姐李佳佳(化名)。

里屋白色的墙壁上,点点暗红色清晰可见,掀开被子,大片大片的血迹已经风干,发硬。

重案解读

打孩子母亲将被剥夺监护权

“无论精神病鉴定结果怎样,陶华丽都将面临失去孩子的监护权。”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常清说,如果精神鉴定结果表明其无病,陶华丽需要承担刑事责任,同时也将失去对子女的监护权;如果鉴定案发时其为精神病状态,则视具体情况减轻或者免除刑事责任,但即便免于刑责,陶华丽也要接受强制精神治疗,并且被剥夺监护权。

在案件处理程序方面,王常清介绍说,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应当立案侦查。该起事件中,如果有初步证据证明两个子女确已构成重伤,公安机关应当先行立案,而不是必须要等伤情鉴定作出后再立案,立案后,如果陶华丽殴打子女的事实清楚,公安机关可以对其进行刑事拘留,或根据情况采取取保候审。

如果有证据证明该女子可能患有精神疾病,案发时系无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刑事行为能力人,警方应当尽快委托鉴定机构对其进行精神鉴定。

“现有程序不能说警方执法程序失当,但是起码没有考虑很完善,并且不够及时。”王常清说。

唐山用铁棒殴打子女的陶华丽有精神病吗?陶华丽两个子女伤势近况

▲被母亲打伤的女孩李佳佳如今一言不发。


热点推荐

168看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