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2017-03-27 10:25:07
可能近几日大家都被“山东辱母杀人案”给刷爆了朋友圈,女企业家苏银霞因为借高利贷逾期未还而遭到讨债者的侮辱,其儿子于欢失手将其中一个讨债者捅死的案件令人震惊,而案件的细节曝光之后,不少人更是质疑当地警察在此案件中是否存在失职现象,而堂堂一个正规的企业家为什么不走正规渠道的贷款要去借高利贷呢?随着小编一起来了解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以及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从昨天开始,大家的朋友圈一定都被一则“辱母杀人案”的新闻刷屏了!据南方周末的报道,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月息10%。她在支付本息184万元和一套价值70万元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在11名催债人长达一小时的凌辱之后,催款人杜志浩脱下裤子,当着苏银霞儿子于欢的面,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

情急之中,22岁的于欢摸出一把水果刀乱刺,致4人受伤。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因失血过多休克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去年4月,22岁的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受到11名催债人围攻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导致1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今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这一判决在原本宁静的周末被刷屏了。
  
从“群情激奋”回到事件“原点”,种下祸根的无疑是高利贷,或者说年息超过36%的民间借贷。作为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下称“源大工贸”)的法定代表人,苏银霞分别于2014年7月、2015年11月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换句话说,这两笔借款的年息高达120%,远超法规划定的民间借贷“红线”。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熟悉山东聊城地下金融情况的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年息超过100%,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借高利贷,关键看你急不急用钱。一般情况下,月息二分(年息24%。下同),或者三分是经常的情况。”第一财经记者还了解到,放贷者有一部分资金是从社会上吸收的,这些资金的利率大致是一分左右,也就是年息12%。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辱母伤人案”发生近4个月后,放贷方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而案件中失血性休克死亡的杜志浩则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
 
“几乎所有的高利贷都涉黑,不涉黑怎么收回钱。经常会发生命案,但这次闹得动静特别大。” 山东聊城一位法律工作者26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利贷这种东西,监管起来很难。往往是出了大事,抓了几个人,就会平息一段时间。但过去之后,还会再有人出来,再做这个事儿。”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放高利贷的资金来源有两方面,一是自有资金;二是从社会上吸收的资金,这部分资金的利率大致是年息12%。“辱母伤人案”一审判决书显示,苏银霞承认“我们厂子因为倒贷款于2014年7月份从吴学占那里借了100万,口头约定是百分之十的月息,后来我们陆续的还给他152.5万元”。换句话说,苏银霞的借款年息超过了100%。“这种情况并不罕见。”上述熟悉山东聊城地下金融情况的相关人士表示。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显然,高利贷就是一个很难填上的坑。上述聊城法律工作者给第一财经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刚到事业单位上班的年轻人,经不住同事友情抵挡,为同事借的3万元高利贷提供了担保,由于同事所借高利贷太多,无力偿还,跑路了。他被迫又借高利贷为他同事偿还借款本金与利息5万多元,为了偿还他自已借的高利贷,他不得不再借高利贷偿还,过上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高利贷利滚利,不到三年,他外欠80多万元,可他本人一分未花。外欠的泡沫越来越大,终于借不到钱了,追债人也逼的急,他不得不将此事告诉父母。父母都是一般职工,仅有一处楼房,就是将楼房卖了,也还不上高利贷,全家人抱头痛哭,没有办法,他只有放弃工作,选择跑路。问题在于融资渠道有限。大银行不给你贷,即使农村信用社(现在普遍改制为了农商行),12%的利息你也贷不出来。
  
除了向吴学占借高利贷外,苏银霞及其名下的源大工贸还涉及三起债务纠纷。这些纠纷表明,苏银霞及其企业不仅已经进入到了“拆东墙补西墙”的程度,更揭示了苏银霞为何会沾染高利贷的原因。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第一起债务纠纷为2013年5月16日,仲利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简称仲利国际)与源大工贸签订了租赁合同,承租一台数控铣床、一台主轴和一台摩擦压力机,租赁期间为2013年5月20日至2016年5月20日,租赁物成本85万元。源大工贸仅支付了1~23期租金52.3万元,另有20.97万元租金未支付。
 
第二起债务纠纷则是一笔银行借款。2016年1月22日,源大工贸向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8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合同主要约定年利率5.7%,按月结息,每月20日为结息日,逾期罚息利率按计收罚息日适用的贷款利率加收50%;借款期限自2016年1月22日至2016年7月22日等。该笔借款由苏银霞夫妇及冠县柳林轴承公司做担保。银行方按约发放贷款后,源大工贸未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截止2016年9月2日,源大工贸欠浦发银行借款本金788.8万元、利息19.45万元,本息合计808.25元。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第三起发生于2016年10月28日,聊城润昌农商行将源大工贸及另外两家公司诉至冠县法院,请求法院冻结这三家公司价值570万元的存款或财产。该案的案由同为“借款合同纠纷”,源大工贸为第一被申请人。
  
上述三起案件中,前两起已判决,苏银霞及其源大工贸均败诉,被判还款。而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显示,苏银霞已被三次列入这一“黑名单”。其中的两次系不能履行与仲利国际的案件判决引发,立案时间为2016年10月。另一起的立案时间为今年2月27日,所涉及的案件为,苏银霞及其源大工贸拖欠河北唐山借款人王华君100万元的借贷案件,苏银霞亦败诉,判决已生效。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资深民商事律师许红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最高法出台的《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要求,进入失信执行人名单的当事人,银行不得向其发放贷款。苏银霞被列入了这个名单,因此肯定不能获得银行贷款。失信“黑名单”向全社会公开,一般性质的民间借贷向外借款时,也会参考该名单,一旦进入这个名单,向一般性的民间借贷去借款,也很难获得成功。因此,苏银霞陷入了既不能向银行贷款来偿还其他债务,一般性的民间借贷也几乎对她关闭了大门,为了偿还债务,她只能转向吴学占的高利贷。

于欢的二审刑事辩护律师、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是做无罪辩护还是罪轻辩护尚未确定。殷清利表示,当时(刚接手时)初步认为,进行罪轻的辩护是比较“实惠”的,但随着对案件的深入了解,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他近日将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阅卷,以便进一步在有罪无罪、罪轻罪重等方面进行确定。

山东辱母杀人案中警察失职了吗?辱母杀人案孙银霞为什么借高利贷

热点推荐

168军事网